博客网 >

 

两小时效应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关于高铁的思考

 

 

京沪高铁即将运行了!这几天媒体上炒作得很厉害,中国的交通好像又往前跨了一大步,老百姓出行又方便了一大步。

可是,我却不这样认为。事情远不如想象的那么简单:速度越快就好。一般老百姓未加深思,未知就里是自然的。铁道部门和其他相关部门是否真没想到其中奥妙,我就不清楚了,如果是想到了故意误导乘客,那是不道德;如果真没想到,我看相关领域的那些专家至少该卷铺盖回家!

我这里就把其中奥妙说出来,特别是说给交通部门的专家听听,让他们开开眼!

我把这“奥妙”称为“两小时效应”,下面且听我慢慢道来。

这几年已经开行了好些夕发朝至的火车。晚九点后出发,次日晨七点左右到达。可以算算,坐这样车的乘客在出发的当天,白天可以完全正常地工作,该干什么干什么,下班吃晚饭后,可以很从容地为出行准备,如果准备工作不多的话,还可以做点别的什么,然后到火车站,上车。上车后,仍可从容地休闲一会再睡觉。第二天醒来,洗漱一番,下车,刚好是上班时间,又可在目的地开始一天新的工作。

可以算一下我们为这样一趟旅程多花了多少时间,睡觉和洗漱之类是在家也必需的,除此外,多花的时间也就是两小时左右。“两小时效应”就由此而来。

但这只适用于行程长达九、十小时的车,比它行程更短的车,即使在晚上开行,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在车上睡个囫囵觉,这就会使乘客更疲劳,达不到利用和节省时间的效果。如果是白天开行,当然更谈不上睡觉了,一分钟都省不了。

所以,火车无论如何加速,只要多于两小时,它就还不如十小时左右的夕发朝至列车花的时间少!

就说京沪高铁,从北京到上海,要五小时,但那是要十足多花的五小时。我们还不知道高铁的火车时刻表,我想大概不会是晚上行车,因为这样,必定会在半夜上车,或者半夜下车;如果是早晨出发,那就要在中午以后到,不但早晨会赶得很匆忙,一个上午绝对报销了;如果是中午出发,当然是下午没有了。但如果坐夕发朝至车从北京到上海,前一天可以在北京工作一整天,后一天可以在上海工作一整天,一点儿都不影响。即使是傻瓜都想得出来哪个车更省时间。

我所想到的可以驳斥我的观点的情况只有两种:一,有的人“挑床”,换了床就睡不着,在火车上更睡不着。这是个人特殊情况造成的,相信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;二,铁道部门对夕发朝至车愣是不安排卧铺,不让人睡,甚至干脆取消夕发朝至车。这并非我杞人忧天。照说,这样的车,乘客当然一上车就睡觉,列车应该全部是卧铺,但实际不然。最近我坐了从苏州到北京的夕发朝至动车,中间一站都不停,此车却安排了软座和软卧,软卧价格昂贵,普通打工者是坐不起的。一种“不鼓励坐夕发朝至车”的态度是明白的。

京沪高铁还在热炒中,但是,只要铁道部门不残酷地取消京沪的有卧铺的夕发朝至车,我是绝对不会坐那个了不起的高铁的。

京沪线上并非只有北京、上海两个站。我这里说的是安排运行图的总原则,众多车站之间的距离各不相同,还需要有复杂的安排,这就不是我的任务了。

 

2011614

 

<< / 永远的微笑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wang1ping2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