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网 >

上海口音普通话初探(六)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3-4例子

1. 同表3-31排。

2. 同表3-36排。

3. 同表3-35排。

4. 甲:658476;乙:58251649;丙:436114

5. 甲:60;乙:8;丙:38

6. 同表3-37排。

7. 同表3-317排。

8. 同表3-316排。

9. 同表3-318排。

10. 甲:1510;乙:5320;丙:3660

11. 同表3-315排。

12. 同表3-38和第9排。

13. 甲:4323;乙:469;丙:3648

14. 同表3-310排。

15. 同表3-312排。

16. 同表3-313排。

17. 甲:514;乙:28;丙:3

18. 字太少,缺例,最常用的是(上海话念[o?]),据了解,多数人说普通话时念[o?],只有极少数人是[u??].

19. 甲:完全无儿化;乙:未见儿化;丙:4527

20. 甲:771964;乙:162197;丙:2048 2171

21. 同表3-319排。

22. 同表3-325排。

23. 甲:621;乙:392;丙:3767

24. 甲:1329;乙:523;丙:3353

25. 甲:4560;乙:1224;丙:225261

3-3显示的相似度跟困难度的关系是比较简单清晰的。绝大部分声韵母的相似度都跟困难度一样。其中第2排因非吴语都没有这一组浊音,常见度低,所以困难度偏低。第142324排为入声特征,因上海周围的其他吴语、江淮官话都有入声,常见度高,困难度也偏高。

17排的情况比较特殊。我们发现,当相似度大到几乎相同时,说者直接用乡音代替普通话,别人也听不出区别,困难度反而降到最小。这可以说是一种量变转为质变的现象。第17排的声韵母就是如此。

3-4显示的相似度跟困难度的关系比表3-3复杂些,其中近一半都有其他因素的影响,影响最多的是常见度。例如第5[?],第19排儿化等,都因为对上海人来说接触较少,增加了学习的难度。

有些音的情况更复杂些,不得不考虑到更多的因素。第1516排的困难度偏高,前文说到,一般来说,说者总不如听者敏感,相似度也要大些。但这几个韵母的差别更大。由于上海话韵母没有前响复合元音,在上海人听来,[-ai][-ei][-?][-au][-?]是比较接近的,所以,不容易放弃自己的口音,也在有前响复合元音的北京人听来,相似度却不那么大,这就造成了困难度偏高的结果。

14[-ou]也是前响复合元音,但跟它相对应的上海韵母[-?]的常见度小。吴语地区古流摄读法各地五花八门,这促使上海人比较容易放弃[-?],所发音也较接近[-ou],从而抵消了没有前响复合元音的影响。

2378排的声韵母困难度不大,但与其对应的上海音(表3-3651716排)困难度极大。这是因为这些声韵母听者的相似度虽然略大于的,但大得有限。上海人完全按自己的口音发这些音,北方人虽然能感到有点不标准,但毕竟差距不大。对语音不敏感的人甚至还不能觉察。

声调的情况也有些特殊。普通话的四个声调中,阳平跟相应的上海话阳去调值相近,相似度为4,困难度为2,符合规律。其他三个声调跟相应的上海话声调相似度都只有2,但困难度也都只有2。我们的解释是他们的难发度较小。声调其实是一种简单的音乐旋律,一般人都能大致学会,只是在日常交际的较快速的口语中,要完全说准比较困难,所以困难度是2

在解释上最感困难的是第12排的[-an](包括[an,uan,uan]),其相似度是所有语音中最小的(这主要是指跟上海话韵母[?]比),但困难度却只有3,除了它的常见度偏高外,我们认为,这可能跟声调一样,也是难发度较小的原因。[a]是各种元音中最常见的,[-n]尾对上海人也还不算困难,实际上,上海人常发成[a?][??],鼻化是上海人较熟悉的。

还要解释的是,为什么相似度也很低的第17[i?n]的困难度为5,大大高于[-an],我们认为,这是因为[i?n]中的[i][n]使[?]的开口度很难变大。在相应的上海韵母[i]的影响下,上海人常常用中间的[i??][ie?]代替[i?n],从而大大增大了困难度。

3-5中,上海话栏下,用横线隔开的,表示那些兼有文白读的字,如应归第4排,白读[k],文读[t?i-],在普通话都是[t?i-],以区别于只读[k]或只读[t?i-]的字。普通话栏下,有斜线隔开的,表示上海话的一个或一类音分化成普通话的几个或几类音。如第8[?]分化成[x][?],或[?][?][x ?]间没有线,表示这一排中不讨论[x][?]的关系。

音类的对应,大部分是能找到条件的,但多数条件只有语言学者才清楚。例如上海话[ts]对应于普通话[t?][ts],能找出其中古音条件,但一般上海人不知道,对他们来说,哪个该卷舌,哪个不用卷舌,几乎毫无规律,所以,参差度是5。表3-5中所注的条件都是不需要语言学知识也能看出来的。如的声母白读[m],文读[v],在普通话是零声母。一般人不知道什么文白读,但能在无意识中感觉到跟多数只读[m][v]的声母的字不同,因此很少弄错。

从表3-5中可以看出,声母的对应关系比较简单、清晰,其困难度完全决定于参差度,但韵母、声调的困难度大多跟参差度不一致,他们都有常见度的影响。如第15排参差度3,但常见度为2,这就是说,上海话读[?]韵的字,在普通话有的读[u],有的读其他各韵,如上海话猪=知[ts?]. 上海话这种归类不常见,普通话的归类则较常见,所以,上海人比较容易学会普通话的说法。第2829排的情况显示,由于上海话声调归类很特殊,常见度小,上海人比较容易学会普通话的相应调类。

以上我们对带上海口音的普通话的语音特点作了一些解释。语音现象是复杂的,有极大的任意性。我们不敢说这样的解释已经完满,尤其是其中有些音(如[-an])的解释还不能令人满意,但作为最初的尝试,我们还是找出了一些影响语音变化的重要因素。我们相信,大量的定量材料只能证实和完善本文的分析,而不大会推翻我们的基本论点。

 

[附记] 本文发音人钱晓良老师和马晓斌老师,均为华中理工大学教师,在此向他们深致谢意。

 

 

附: 录音材料

本材料是从三位发音人的讲课录音中摘取记录的,每个例词都有编号,以便查检,括号裏是上海话读音。规范普通话的读音可以查阅有关资料,这裏从略。为了比较这些录音跟上海话、普通话的异同,我们采用严式标音法。请读者注意,同一个人对同一个字,在不同的例子中常常读音不同,这正反映了上海口音普通话的不稳定。

有些语音的细微差别,音标表达较麻烦,这裏统一说明:

1. 三位发音人的清塞音[p p? t t? k k?]都比普通话紧。

2. 三人的舌面音[t? t?? ?]舌位都比普通话略後。

3. 甲、乙的[i]舌位都比普通话高,几乎是[j],丙的[j]比较接近普通话。

4. 甲的喉塞音[?]比较显著,保留上海话的特征。乙的[?]不显著,比上海话弱,但仍听得出,只有少数字听不出[?]。丙完全没有[?].

5. 乙的卷舌声母多半处于[ts t?]之间,尤其是的声母,正好在[z ?]之间。丙的卷舌音则略嫌过火,听来不大自然,跟规范的普通话不完全相同,甲则只有舌尖前的[ts]等。

6. 上海话许多字有文白两读,文读是早年官话影响的读音。一个字如果有文读,影响普通话读音的就应该是文读,白读不会有影响。所以,凡有文白读的字,本文只注文读音,音标下加双线表示。

7. 上海话连调复杂,这裏从简,声调一般只标本调。

 

<< 上海口音普通话初探(七) / 上海口音普通话初探(五)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wang1ping2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